互联网技术的普及改变的不仅仅是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,它的应用也逐渐改变了人们交流以及获取知识的方式。互联网技术的应用也对医疗行业的发展起到积极的作用,让互联网医学社区是学术殿堂。

互联网医学论坛,微信、APP,网站层出不同,对医学的传播与交流起到积极作用。但在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一些现象,促人深思。

一、互联网医学社区是学术殿堂还是江湖?

通常,疑难病例讨论是互联网社区平台的热点,诠释真相实属不易,于是“秒杀”成了惯用伎俩,对于青年才俊们,“神”的称呼总是被动冠予,本是无辜,但“逍客”们在这种浮躁的氛围下扭曲成长,戾气多了,已然习惯。在论坛上,有时荒谬的观点大行其道,凡人慑于江湖险恶,息事宁人,不敢造次,时间久之,俨然变成了真理。医匠们的每天面对很多平凡的病例,殚精竭虑,前思后想,生怕遗漏秋毫线索,自然不愿在这“江湖”里浸淫太多,于是“神明”越多,江湖越小,格局自然受限。事实上,随着肺科医学的亚学科体系不断细化,全部融会贯通的人理论上是不存在的。“一个人的多学科”只是个理想和鞭策而已。有时看到小小年纪,口气很大,好为人师,从不请教的大夫,颇为惋惜,可见“捧杀”之危害。身在平凡世界,本应做回平凡人,多学习,多请教,把毫不必要的包袱脱掉,才是一个好的网络学者。因此,互联网医学的“神论”和“江湖论”可以休矣!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!天下第一高手在哪里?

二、学术社区到底需不需要团队文化?

建立积极的团队文化是学术社区健康发展的保证。学术团队文化建设包括管理团队文化和专家团队文化两个部分。二者有所不同:专家团队秉持学风严谨、既鼓励包容合作又要支持张扬个性和亮剑。而管理团队以目标明确,服从纪律、管理有序为目标,甚至需要一些偏执。胸科之窗的团队文化,就是重视团队文化,关注个人成长!

在学术社区,团队是自愿加入的,不受任何束缚,能使之留下原因就是知识更新、自我价值实现和归属感。而管理团队特别是公益性服务团队,则需要爱心、坚持和奉献,以及对新媒体驾轻就熟的把握运转能力。他们大多时间都工作在幕后,每次学术讨论,每个版块创新,每篇稿件的审定都默默挥洒汗水,每篇精致的文章都是后台编辑们夜深人静时几万次键盘敲击完成!有时管理团队内部为某个版块的发展定位争的面红而赤,有时又安于现状,不思进取,如果遇上一个专横的领头人,嘚不嘚嘚不嘚,只好化作水军图个清静,这是一个亲密的大家庭,在学术社区他们用脊梁和担当筑起了一道风景线,他们才是真心英雄,最美的科技人!公益之路并非坦途,他们都是“张小敬”,用“不退”精神,坚守者阵地,迎来了平台的繁华。

三、医学社区的潜水者,你可知否?

学术社区大量水军是个有趣的现象,你要以为都是初学者就大错特错了。这里面有忙碌无暇顾及而又不忍放弃的大咖;也有每天专注,跃跃欲试但有欲言又止的资深医者,当然还有跟不上节奏,化作一缕清风掠过的初学者......总之水军不可忽视。

春秋时期名士介子推,与老母隐居绵山,晋文公烧山求贤未果,可见深潜者之决绝与果断。在追求精湛医学的路上,方法不同,道路不同,不应幻想每个人都会与你一路同行。

包容、尊重和默许才会让平台走向成熟。只要确定核心价值,目标笃定,轻装前行就有收获。恰有一天,资深学者浮出水面,珠玑文字,也会赢得满堂喝彩。在学术社区,观点纷呈,或沉默或激昂,总是风景,让人流连忘返,欲罢不能。

四、互联网医学社区论坛,你批判了吗?

辩论和批判性思维是优秀平台的特质,“一边倒”,“人云亦云”的社区需尽快逃离。发现疾病阐述的观点不正确,依据不足就应该明确和大胆指出,以免误导大家,这符合医者精神,也是非常重要的。在互联网平台进行辩论是门艺术,没有精心引导是很难成功的。被质疑方放不下面子;质疑方不尊重对方,结果造成双方下不了台,一场不成功的辩论总是让人唏嘘。成功的学术辩论从来不会直接否定对方,而是尝试接受对方观点后对不适性因素进行探讨,即所谓“肯定之否定”。尊重对方,不让对方陷入尴尬,其实是尊重自己的开始。批判性思维就是要放下心理包袱,绝不是搞对抗,通过精彩辩论,不以输赢论英雄(这里听众的素质也非常重要),言之者凿凿,听之者有益。

批判性思维是有目的的、自我校准的判断。这种判断表现为解释、分析、评估、推论,以及对判断赖以存在的证据、概念、方法、标准或语境的说明。

五、从专业医学网站到微信群,大势所趋?

专业APP网站最近热度大不如从前,大家更愿意使用微信群交流。究其原因,大概是少数运营良好的微信群,促成专家群(特别是网红型专家)迁徙所导致,并不代表主流趋势。究其本质,专业APP大多是商业运作模式,所谓外行管理内行,当然没有以专家为主导的微信群那样有亲和力,如果专业APP/网站是由高水平专家团队运营,情况自然就不同了。

互联网中的病例、课件需要得到权益保护,作者的劳动需要得到尊重,遗憾的是这些理念还难以在微信群落地,大量的病例仍被任意收藏和使用。只有通过APP/网站的规范化管理,尝试建立规范化的数据库系统,才能得以规避这些问题。病例在数据库中登记,署名和水印保护然后释放到互联网社区讨论,这是尊重知识,尊重作者的一项重要举措。

随着5G时代的到来,载体信息技术的不断飞跃,学术云社区的便利性很快就会到来,技术总是螺旋式上升,互联网的运营者还需建立更高的眼界,这种改变不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当然,不可否认的是在互联网社区形成过程中,微信社区由于其便利性、实时性和成熟的人际交流模式,发挥了关键和基础性作用,也将为未来专业化医学社区的建设指明了方向。

六、互联网的丰满而骨感

基于传统的医学模式,互联网医学通常被解读为以互联网信息技术为载体,提高患者对优秀和便捷医疗资源的可及性,促进了医疗服务的均等化和便利性。实际上互联网医学其实是个宽泛的概念,包括医学、信息工程学、数据科学等,在医疗服务、科学研究、医学教育等都发挥着重要作用。疾病认识是一个复杂而漫长的过程,一种疾病信息犹如正态分布曲线,都有多数的典型和少数的不典型,不同疾病间又多有交叉。医者对交叉部分表现为浓厚的兴趣,因为这里蕴藏着疾病的新认识和新发现,这种探索和努力,又会促使我们对传统的疾病认识发生变化,随之疾病的信息构成也在发生变化,这是“从左向右”的思维模式,是一个漫长过程。而全域性的疾病数据库建立,规避了地域性、小样本误差等局限性因素,医者的思考模式将转变为“从右向左”的思维模式,并大大缩短研究周期。基于大数据,人工智能、云计算等数据医学的发展将会显著更新传统意识,这是互联网医学的核心竞争力所在。当前,互联网医学社区对于数据库建设越来越重视,我们期待新的思维模式尽快结出硕果。

尽管如此,理想很丰满。现实很骨感。一些互联网医学平台的发展已经进入疲态,微信群也是如此。平台制作的大量的学术稿件无偿分享,但“经常性用户”并不多,即使成功的大号也只有15-20%的经常性用户。微信群的积极参与活动者也只有10%左右。刚开辟的版块点击量飙升,不出两月就陷入不温不火,互联网医学平台到底“为了谁”,“干什么”一直还是个模糊的概念。米其林餐厅、海底捞,路边烧烤摊,煎饼果子各有所爱,只要有特色,适合自己即可。如果希望路人都进来,唯一的办法是拆店建路,别无他法儿。在信息化飞速发展的今天,唯知足者常乐。

互联网医学的运营已到了分水岭,确实需要颇费些功夫去思考。互联网医学平台的精准定位是个关键,重视和解决这些问题,运营就有目标,一些问题就会迎刃而解。专家资源是互联网医学平台的压舱石,患者群是我们最终的服务对象,立足于平台的发展实际,因势利导,转变为成熟的公共卫生产品,真正为老百姓健康服好务,才是互联网医学平台的光荣使命。

(原标题:平凡的世界,不平凡的互联网)

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-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| 责编:莎莉